·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使用帮助
·站内导航 ·欢迎投稿
·联系我们 ·赞助计划
  当前位置:首页>非洲资讯>商海杂谈>文章内容
拥抱非洲机遇 禾商在行动
来源:嘉兴日报 作者:方霞 徐敬 魏平 陈 浩 发布时间:2013-04-10  

制图张利昌

  习近平主席访非掀起的“非洲热”余温犹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又单辟分论坛,吸引来自全球的专家学者热议非洲话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魏建国在论坛接受记者专访时就曾表示,中非经贸合作已进入新纪元。过去10年,中非双边贸易额以年均22%的速度增长,从前年的1600多亿美元发展到去年的近2000亿美元。“照此速度,5年后,非洲会取代欧盟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他大胆预测。

  拥抱非洲机遇,禾商也在行动。据市商务局的统计,过去几年,我市与非洲间的经贸合作呈快速上升态势,2012年,嘉兴对非洲出口7.2亿美元,同比上升24.4%。同样,我市对非洲的投资也表现出强劲上升的势头,自2003年首个非洲境外投资项目启动以来,截至今年一季度,我市已累计核准对非投资项目17个,总投资3.66亿美元,其中中方投资额3.58亿美元,分布在埃及、埃塞俄比亚、刚果(金)、南非、赞比亚等国家,多数项目目前运行良好。

  是什么让非洲这块遥远的大陆充满诱惑?嘉兴企业在非洲经营如何?让我们随着几位禾商的足迹,一起探寻嘉兴企业在非洲的新传奇。

  华友钴业扎根刚果(金)

  赢得长远的竞争力

  刚果(金)与赞比亚交界的加丹加省,分布着全球著名的加丹加铜钴矿带。2006年,浙江华友钴业股份有限公司在这里投资创立了东方国际矿业有限公司。如今,东方矿业已成为当地鼎鼎有名的大企业,仅正式员工就有1200多名,当地人更是以在此工作为荣。

  浙江华友钴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办主任袁忠告诉记者:“去非洲投资,是华友非常重要的一步战略,就如同一个国家把握粮食命脉一样。”

  说起“钴”,可能很多人不了解。其实,它在我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从手机电池、笔记本电脑的锂电池,到陶瓷制品的色釉料和石油化工、催化剂,再到航天工业、兵器工业等领域,都有钴的身影。

  得益于手机、笔记本电脑等产业的迅速发展,华友钴业的市场迅速扩大。然而,成立之初,华友钴业面临着一个严峻的现实:钴在地壳中的平均含量仅为0.001%,多与铜镍等硫化物伴生。整个中国90%的钴、50%的铜依赖进口,而全球已探明的钴储量70%在非洲,20%的铜储量也在非洲。在这样的情况下,去非洲成为华友的必然选择。

  2003年,华友就进行了第一次非洲考察。在惊叹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的同时,当地生活的贫困程度也超乎想象。由于在上世纪末经历过战争,刚果(金)的工业基础非常薄弱,电、水泥、钢材等都非常缺乏。“生活条件也非常艰苦,吃、住、行等生活条件与国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相仿。”袁忠告诉记者,“虽然矿产丰富,但是因为对当地投资环境还不是很熟悉,一开始我们决定一边了解当地矿产领域的法律环境,一边做铜钴矿产的贸易,这样成本低、风险小。”

  在这期间,华友成功地打通了一条物资通道:从中国到南非或坦桑尼亚中转,再到刚果(金)。基本生活物资源源不断地从国内运来,解决了中国员工的生活问题;老虎钳、焊接机、钢材等生产物资也逐步到位,这期间,嘉兴电力局还帮助在当地修建了一个变电所。

  基础打扎实后,华友的非洲战略部署便全面展开。2006年,公司在刚果(金)成立第一家公司东方国际矿业有限公司,拉开了投资非洲的序幕;2007年,华友钴业在刚果(金)的第一个火法冶炼项目动工,并于当年10月投入生产;2008年8月火法冶炼项目二期工程建成投产;在此基础上,2008年,公司通过并购、参股等方式,控制了充足的铜钴矿产资源,实现了产业链的上游拓展;2010年,在刚果(金)的第一个湿法冶炼项目破土动工,并于次年8月建成投产;2011年以来,公司紧张有序地进行自有矿山项目的开发工作。

  通过在非洲间接和直接的投资,华友钴业已建立起独立、完整的钴铜矿产资源的采、选、冶产业链体系,为公司的长远发展及国内钴新材料产业制造平台的原料供应奠定了坚实基础。

  “巨石”闯荡好望角

  因祸得福

  距南非开普敦48公里处,有一处在世界历史进程中意义重大的海岬——好望角。对航海人来说,绕过此角,就意味着前途一帆风顺。而8年前在南非投资建厂,正是巨石集团的好望角之旅。

  沈国明是巨石集团发展战略部副总经理,在他看来,巨石的非洲之旅,实属因祸得福。作为全球最大的玻璃纤维生产企业,巨石曾经每年都向南非出口玻璃纤维产品。但在2003年下半年,一家竞争对手以巨石倾销玻璃纤维短切毡等产品为由,把巨石集团送上被告席,原因是巨石集团在南非的销售,严重冲击那家竞争对手原本相对垄断的市场地位。2005年初,南非法院判决对巨石集团征收高达31.81%的反倾销关税。

  从那时起,巨石集团董事长张毓强就动了在南非建厂的念头。2005年末,巨石集团投资270万美元,与南非当地一家公司合资,在开普敦建设一条年产6000吨玻璃纤维短切毡生产线。2011年8月,巨石在开普敦投资的第二条玻璃纤维短切毡生产线顺利投产,新增10000吨的年生产能力。

  在南非的投资,为巨石“走出去”积累了宝贵经验。2009年,巨石再次遭遇欧盟的反倾销调查,为此,巨石加快了境外投资的脚步。2010年下半年,在考察了马来西亚、泰国、巴西、埃及、沙特、印度等地后,巨石将目光锁定在了埃及。埃及地理位置非常好,货物通过地中海能很方便地到达欧洲的主要港口,大大降低了运输成本。埃及还与欧盟签有双边贸易协定,同时,立足埃及还能兼顾印度、土耳其两个对中国产玻纤产品征收反倾销税的市场。“埃及原材料丰富、劳动力丰富,同时,中国还在这里开设了一个国家级的工业园区——苏伊士经贸合作区。”沈国明告诉记者,正是这些优势让巨石选择了埃及。

  2011年,巨石在埃及投资设立了玻纤生产基地。目前,由巨石集团投资的玻璃纤维生产基地正在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紧锣密鼓地建设,该项目生活区建设、厂房土建工程等均进展顺利,整体工程已完成过半,一期将于今年下半年正式投产。

  “巨石要打造一个真正的国际化集团,‘走出去’是一个必然的方向。走进非洲是国家战略,对于企业来说,也是一个在转型升级过程中面临的重大战略机遇。”沈国明说。

  非洲遍地黄金

  就看怎么拿

  埃塞俄比亚是名副其实的非洲“美女之国”。任何一个外国人来到埃塞俄比亚,都会惊叹这里满大街都是美女。然而在浙江苏嘉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鲍忆眼里,这里除了美女外,更多的是遍地商机。

  “这里遍地是黄金,除了有广袤的森林,矿产油气等资源也都很丰富,同时在农业、纺织、化工、基础建设等领域蕴藏着众多商机,但是要看你怎么去拿。”鲍忆说。

  去年,埃塞俄比亚专门来嘉兴作了投资推介,鲍忆对这个远在非洲的国家产生了兴趣。随后在朋友的牵线搭桥下,鲍忆得知当地的一家由浙江人投资的石材厂正寻求扩大资金,于是果断入股。如今这家石材企业已经成为当地业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企业产值利润也节节上升,鲍忆的儿子还主动要求前往非洲开始新的创业征程。

  2011年,嘉善安荣木业有限公司投资设立埃塞俄比亚恒森木业有限公司,成为我市企业在埃塞俄比亚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安荣木业董事长张红军表示,埃塞俄比亚在资源、劳动力、产品市场等方面条件都较优越,将嘉善的胶合板工厂搬到埃塞俄比亚,可以大大降低生产成本。

  在这个项目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嘉兴企业家看到了商机。目前,仅在埃塞俄比亚首都附近,就有20多位嘉兴人在这里工作和创业。

  从事了多年的医疗器械的生产,鲍忆也希望打开非洲这片市场,“当地的医疗器械大多都是中国援助的,本地几乎没有生产能力,市场空间很大。”但是,为了稳妥起见,鲍忆准备先开一个医疗器械的贸易公司试试水,以了解这一行业的现状,然后再考虑要不要建设生产基地。

发现那片财富新大陆

  “第一夫人”的一举一动,不仅彰显着中国风范的“丽媛style”,更可能蕴含着巨大的国际经贸商机。3月,彭丽媛随习近平主席首次出访,吸引了媒体和公众的极大关注。而精明的浙江人第一时间注意到,彭丽媛出访时佩戴的珍珠耳环、赠送给坦桑尼亚总统夫人的“国礼”中,频频闪现“浙江元素”:珍珠首饰来自诸暨,送给非洲孩子的书包产自永康……彭丽媛的亲身“代言”,为浙江企业进入非洲再次创造了宝贵契机。

  与非洲做生意,浙商一直走在全国的最前列。此次“国礼”中虽然没有“嘉兴造”,但嘉兴企业早已大步迈开走进非洲淘金的步伐,像华友钴业扎根刚果(金)、“巨石”闯荡好望角,还有苏嘉医疗、鸿翔建设等,都早已发现那片财富新大陆。

  广袤的非洲大陆,不仅仅有《动物世界》中狂野的草原森林、雄狮斑马,还更因其丰富资源和巨大市场潜力,在国际贸易中被视为地位特殊的“新大陆”。非洲拥有的铂、锰、铬、钌、铱等有色金属的蕴藏量约占世界总储量的80%,黄金、钻石、锗、钴和钒等矿藏占世界总储量一半以上。即便在“不毛之地”撒哈拉大沙漠,地下也蕴藏着大量石油。如此丰富的矿藏,如能打开对我国出口的通道,必能满足我国在此方面的严重不足,实现资源互补。非洲近8亿人口不仅创造了一个消费层次多样、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还提供了稳定的劳动力资源。

  一份统计资料显示,1950年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仅有1214万美元,到2012年这一数字已达到1985亿美元。2012年,中非贸易逆势上扬,同比增长19.3%,年贸易额创下新纪录。专家预计,未来中非贸易进一步扩大的空间巨大,预计到2015年中非贸易总额有望增长50%,到2030年将达至1.7万亿美元。在此情况下,中国将于2032年取代欧盟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而据浙江省商务厅统计,2011年浙非贸易达150多亿美元,占整个中非贸易总额约十分之一。浙江的商品在非洲很受欢迎,仅义乌一地,就有超过3000名非洲人常驻经商,约占义乌外商人数的四分之一。

  浙商在非洲的巨大商机,突出地表现在与非洲做生意的“对口”上。据报道,非洲各国由于长期处在种族冲突、政局动荡中,经济发展落后,人民生活贫苦,生产开发技术极度不发达,面对巨大的宝藏无力开采,长期以来靠出口原材料等初级产品换来外贸收益。以农产品加工为例,非洲当地生产各种水果,品种、数量都极为可观,而当地人却连制作罐头的工艺都不懂,水果罐头、果酱在当地不单销路好,连价格也高得出奇。非洲对各种工业制品的极度“短缺”,正是“浙江制造”、“嘉兴制造”的无限商机。嘉兴是典型的外贸导向型经济,在传统欧美市场持续疲软的背景下,怎能忽视非洲那片有待开发的富矿?

  当然,风险总是与机遇相生相伴。长期动荡、贸易摩擦、体制不全等,都使我们的企业在非洲投资上面临巨大风险。在我们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的同时,如何克服水土不服、规避各种风险,是必须认真对待的战术课题。


(阅读次数:
上一篇:非洲人“西化”生活随处可见   下一篇:山东刁家村300农民到乍得包工程
[收藏] [推荐] [评论(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热点文章
·《中国商人在非洲─商情.风情.人
·加纳采金策划运作方式
·温州鞋企尼日利亚历险记
·中国人随国企脚步到安哥拉只为做
·湖北小伙淘金非洲12年
·刚果金,不是中国人的地狱,也不
·我企业对非“走出去”面临的困难
·非洲投资网站汇编|非洲国家投资
·这些绝不是谣言
·刚果金刚石投资环境分析
·法国报纸摘要:中国在安哥拉遭遇
·不能错过安哥拉经济奇迹
  相关文章
 
非洲之窗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5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