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非洲

人为什么需要旅行

文:令见“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张爱玲35岁生日这天,胡歌再度刷爆朋友圈……虽然他全副”武装“,还是在前往西藏色

文:令见

“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张爱玲

35岁生日这天,胡歌再度刷爆朋友圈……

虽然他全副”武装“,还是在前往西藏色达的路上被人认出;

虽然他曾被命运残酷地摆布,还是成为了众人眼中,历尽沧桑却逍遥无敌的真男神。

骑行路上,头戴头盔,身穿黑色机车服的老胡,帅气得就像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侠客李逍遥。

△穿成这样都能被认出来,只怪老胡的光芒太耀眼……

有过灿烂夺目,

也有过不堪回首。

当”李逍遥“一举成名天下知时

一场厄运也悄然而至

车祸。

死亡。

毁容。

2006年8月29日晚,胡歌与女助手张冕乘坐的现代旅行车与一辆厢式货车发生追尾碰撞,张冕抢救无效死亡。胡歌的脖子和右眼缝合了100多针,并在四天内经历两次全身麻醉的手术。

”其实那天,连我自己都以为将会失去一半的光明......

在被推进手术室之前,我一直在思考如何面对右眼的失明。我自己用手检查了面部的伤势,左边并无大碍,右边血肉模糊,犹以眼部最为严重,没有任何知觉。我在救护车上非常镇定地向医生询问右眼的情况,得到的答案是不确定。“

他治疗时听说同车好友已去世。经纪人跟他说“眼睛缝了不能哭”,胡歌只能“把头放很低很低,让眼泪掉在地上”。

飞来横祸,曾撞碎了胡歌的人生。

百转千回之后,他却顺遂命同,把点滴磨难酿成美酒。

历经生死一瞬,他在岁月中,拾得信仰的真谛,另辟蹊径,自得自在。

"人心是贪婪的,当我保住性命之后,就想得到更多。"

“有时候我在想一个问题,很多东西都是形式的东西,很多人把形式当作了最主要的东西,而他们忘记了本质的东西。”

“我觉得很多宗教的本真都是向善。可能在我的心里,它(佛教)是有一个依托,或者说有一片净土。这个是我的信仰。”

--胡歌

在”每天都要面对一张残破的脸“的等待中,他找到了信仰,这也或许是为什么他单骑走色达的原因……放下往日浮沉,去寻天高地广;放下赫赫声名,作个渺小又坚韧的骑客,他找到了让生命从容自在的力量。

那我们呢?经常为明星的故事所激励,所感动,所狂热的我们,又找到了什么?

我想,先从他的目的地西藏说起……

很多人,一生游遍大江南北,却一见西藏“误”终生,觉得之前之后去的地方,全然无味。“比起澳大利亚、新西兰,西藏风光或许不算最美的,但不知为什么就让人失魂落魄了。。。”其实,道理很简单,那里不只有美丽的风光,更有纯净、信仰、真诚。

朋友王寰去西藏时,曾在河边偶遇一喇嘛,她约定次日下午去寺庙拜访他。不想,第二天阴雨连绵,朋友犹豫了一阵还是去了。快到寺庙时,远远地便看到那喇嘛撑着伞,在庙门口等她。骨子里的诚信,无须言语,在那里,纯净的,不只是雪域冰川。另一个朋友,雪儿,在拉萨街头看到一只温顺的羊,她拿出相机拍特写,一个藏族老婆婆微笑着把手放在羊头顶上抚摸。朋友以为,这是习以为常的爱抚。后来才知道,老婆婆是怕那羊未见过世面,不习惯被这样拍,惊吓之中顶伤了朋友。

一篇我已无从考证作者的网帖中这样写道:“我住的客栈就在大昭寺旁,早晚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去八廓街坐着,看藏民转寺。转寺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有的藏民跋山涉水而来,磕等身长头,一步一步都转得很认真,而更多的是拉萨本地人,跟例行公事一样走得很快,跟朋友聊着天,念着经文,10分钟转完了赶快去上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论快慢,他们多会来大昭寺或布达拉宫朝拜。信仰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混在这样的人流中,就算你不信,也是平和而幸福的。”我们大多数人的人生,活得很累,工作,薪水,升职,购房,爱人,孩子,大事小事,事事关心,生命变成了要靠欲望被不断的满足,才能感受到一丝惬意,一丝欢乐,然后再去投入到那不断制造内心纠结的生活模式中,直到死去。所以,当我们偶然中认识了一群对物质欲望极低却生活的清静平和的人,我们的内心便升起了感动。

“西藏,之所以感人,是因为有那么一大部分人,就算生存条件怎么恶劣,都相信着神灵。他们挖虫草挣了钱,就背着家当来拉萨朝圣,一路艰苦的吃着糌粑喝着酥油茶,却把一整年的收入都捐给了寺院。路上,谁如果生病或车祸去世了,同伴会割下他的头发,带上他的家当,到拉萨捐给寺院。这些信众对物质的欲望极低,低得让世人无法理解和想象。从而很大一部分外人相信这样一种平和是西藏带来的。于是在俗世中劳累、受伤以后总想去西藏寻找一种解脱。殊不知,这种平和源于信仰,和西藏无关。因为信,这样的人在哪里都能幸福。”其实,我们迷恋的不是西藏风光,而是一种来自人性本真的纯净。我们之所以向往,因为,那种本性,也深埋在你心深处。“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六祖惠能

当胡歌的远行再度把西藏、信仰、自性这些词带到我们面前时,

或许是我们该静静地和自己灵魂对话的时候了

总是在别人故事中流着自己的泪的我们

可曾也从这些故事中找到自己回家的路?

这一路

你要把喜怒哀乐遍尝

要把生老病死流转。

名利有时,失落有时。

什么都会来,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会回来。

所有的磨难、训练、求索

都只是为了让我们在人生最冷酷的一刻

能平静地超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