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非洲

修学旅行中文版

喜欢吉田修一的读者看到这本简体中文版新书多半感到困惑,《平成猿蟹合战图》,这是什么奇怪的书名呢?而且封面图也是如此搞怪,和之前的书完全两种风格。“猿蟹合战”乃流传在日

喜欢吉田修一的读者看到这本简体中文版新书多半感到困惑,《平成猿蟹合战图》,这是什么奇怪的书名呢?而且封面图也是如此搞怪,和之前的书完全两种风格。

“猿蟹合战”乃流传在日本各地的民间传说,版本各有差异,流传最普遍的版本是:

狡猾的猴子想要用柿子的种子交换螃蟹的饭团。螃蟹最初不愿意,但是猴子忽悠老实的螃蟹“种子可以种出很多柿子呀,肯定比你那一个饭团好”,螃蟹就这么华丽丽地被坑了。它辛苦种出柿子,可问题是它摘不到呀,就拜托猴子摘取。但是狡猾的猴子只顾自己吃,反而向它扔坚硬的种子砸死了它。后来,螃蟹的孩子们找来一堆小伙伴杀死猴子报了大仇。

《平成猿蟹合战图》--以古典传说冠上日本现代的年号,描写日本现代的一出小人物“逆袭”闹剧,其官网介绍说,在《平成猿蟹合战图》里,你能读到:

普通百姓与既得权利阶级的战斗;欺骗者的逻辑与被骗者的心理;在找到生命中那些重要的东西之后,才能谈及的人生意义等等。

小说涉及的事件以及作者关注的焦点,与当今日本的社会构造、被重新定义的价值观紧密相连。本作是作者开辟书写新天地的重要作品,同时也展现了攫取当今时代缩影的作家笔下最精髓的部分。

而根据吉田修一官网显示,他的作品有一个风格坐标系:

图 | 文景

后面将要出版的作品也标注出来咯。明年推出中文版的《横道世之介》也是同类风格。

下面带来的精选阅读是来自《平成猿蟹合战图》:

《平成猿蟹合战图》

[日]吉田修一/著

岳远坤/译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12月版

真岛美月避开室外机的热风,蜷缩着坐在台阶上。商住两用楼之间的两台空调室外机源源不断地冒出热风。在美月腿上哭闹的婴儿终于平静下来,热风直接吹到美月的后背,她腋下积攒的汗水一下子流到乳房下方。汗水从全身冒了出来,连抱着孩子的胳膊都变得湿漉漉的。美月温柔地将婴儿被汗水打湿的额发捋上去,婴儿好奇地望着她的指尖。

美月坐在中式按摩店“夜来香”和夜总会“CELL”的招牌之间的夹缝里。谁都以为没人会待在这种地方吧,她已经坐在这里休息了将近二十分钟,仍没有人注意到她。

这里路上的行人并不少,虽然不在歌舞伎町的大路上,要从那里拐过两个胡同才能到,但是依然有很多空出租车不停地从眼前驶过,还有一些醉酒的客人或女招待路过,差点踢翻“夜来香”的招牌。

出租车在狭窄的小路上缓缓前行。发动机的声音、喇叭声、醉酒客人和女招待的笑声、附近酒吧传来的大音量的音乐声,与身后室外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美月却反而感觉周围鸦雀无声。

在“朱薇尔”,音量大小是固定的。旁边公寓的居民来抱怨过好几回,说俺们卡拉OK的声音太大。所以,治美妈妈桑就在音量控制按钮上贴上胶带,防止客人调大音量。

美月想起酒吧开门前,治美妈妈桑总要蹲在大型卡拉OK机前,一遍遍地贴透明胶带。想到这里,美月不禁有些怀念,脸上泛起微笑。

美月离开长崎的五岛福江岛,已经是前天的事了。刚从岛上离开三天,却感觉好像有半年没见妈妈桑了。高一退学后的这三年时间里,每天晚上在酒吧里都能见面,也难怪刚一离开就开始思念。尤其是妈妈桑的声音,真是太令人怀念。--“哎,美月,亦竹酒还有剩吗?”

她突然感觉到一道视线,抬起头来,发现停在前边的出租车后座上坐着的中年男人,正紧紧地盯着蹲在招牌之间的自己。美月护住孩子,挡住了那道视线。室外机的热气一下子吹到脸上,孩子哭闹起来。幸好出租车很快便开了起来。美月向孩子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又将湿漉漉的后背转向室外机。

2014年,WOWOW同名电视剧《平成猿蟹合战图》

两天前,坐上早晨七点三十分从福江港口出发的波音水翼船,首先到了长崎港。水翼船的船票比渡轮贵,原本美月是想尽量节省开支的,但妈妈桑说,小孩要是晕船就麻烦了。于是,美月就老实地听从了妈妈桑的忠告。其实,她原本也想体验一次水翼船。

父母身体都还好的时候,美月去过长崎很多次。在大商场里买过东西,在中华街吃过什锦面,还坐过一次缆车,看了长崎的夜景。

美月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母亲咲惠去世了。母亲原本肝就不好。去世前半年她独自离开小岛,住进长崎的大学附属医院,病情突然恶化。那年暑假美月去探望母亲,没想到竟成了永别。当时,咲惠的身体状况应该已经很糟糕了,但她仍旧为前来探病的女儿,偷偷地跑出病房,在附近的咖啡馆买了草莓芭菲。

母亲住院后,美月和在福江岛上开出租车的父亲一起生活。咲惠去世后,年幼的美月承担起所有家务。父亲由和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可一到休息日就泡在小钢珠店。

母亲去世后,美月只离开过小岛两次。一次是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组织修学旅行,去熊本的阿苏。第二次是上初中的时候,也是修学旅行,去的是京都。

美月之所以高中辍学,有经济方面的原因,但归根结底,主要还是因为她压根儿就不喜欢学习。她上的那所高中,虽然是一所县立高中,但一个年级的学生总共也就四十名左右。正因为学校太小,所以其中若是有一个学生学习跟不上,就会特别显眼。

美月高中辍学后,马上去了位于岛上最繁华地段荣町的酒吧“朱薇尔”工作。当然,以前没做过女招待,一开始总归有些担心。但那里的妈妈桑石野治美是母亲咲惠的发小,美月从小就认识。咲惠去世之后,妈妈桑也总是事事帮衬美月,所以她很快便适应了那里的工作。

其实,也可以说美月之所以下定决心退学,就是因为已经打定主意去“朱薇尔”工作。当然,她事先找妈妈桑商量过。起初妈妈桑劝她说:好不容易考上了高中,好歹撑到高中毕业吧。但是,当美月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将惨不忍睹的成绩单拿给妈妈桑看过后,妈妈桑也不再说什么了。

其实,即便高中辍了学,只要留在岛上,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美月不忍心将父亲一个人丢在岛上。而且,她既没有勇气也没有意愿离开这座小岛,去外面闯荡。

当时,美月朦朦胧胧地开始在心中描绘自己的未来。在酒吧工作期间,说不定能遇到一个好人。那个人若是这座岛上的人就最好了,如果是长崎或者福冈的人也没关系。并没有觉得一定要什么样的人才好。父亲相对比较朴实,所以只要不是那种爱打人撒酒疯的男人就没有关系。那个人要对自己好,好好工作。而且,还有一点,就是那个人一定要对他们将来生的孩子好。她觉得自己某一天会在“朱薇尔”遇到这样一个人。

前天早晨,水翼船抵达长崎港。美月先给孩子换了尿布。在游艇乘船口的卫生间给孩子换尿布时,打扫卫生的阿姨看着美月手戴塑胶手套换着尿布,一脸羡慕地说:“哎呀,这孩子长得真俊。要不是在打扫卫生,俺真想抱抱他哩。”

然后,她又伸头瞧了一眼脱掉尿布的婴儿,问道:“男孩?”美月“嗯”了一声,迅速地为婴儿擦了屁股。

在船上,瑛太一次都没有哭。他一直伸着手,想要去抓跟着船一起飞过来的海鸥。

“小、海、鸥。”

美月慢慢地告诉孩子这种鸟儿的名字。

从长崎港的汽车站开往博多的高速巴士,两个小时左右即可抵达。巴士虽然满员,但座位宽敞舒适,即便抱着瑛太也不感觉憋屈。旁边坐着一个与美月年纪相仿的女孩。原本想问一下她从终点站西铁天神汽车总站到中洲怎么走,但是见那个女孩一上车便拿出一本看起来很深奥的书读了起来,结果到了最后美月也没敢开口跟她说话。

瑛太在汽车上也没有哭,原本美月最担心的是万一瑛太在满员的汽车上哭起来该如何是好。汽车抵达西铁天神汽车总站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听说朋生打工的那家牛郎店从夜里八点开始营业,所以即便朋生提早到店里上班,也还要等七个多小时。

想到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待上七个小时,美月就已经感到身心俱疲,这才想起自己早晨只吃了一个饭团。

爸爸有没有好好吃午饭呢。说在营业所的食堂吃,到最后肯定还是回家吃。啊,忘了把青花鱼块拿出来了。味噌汤要热热喝了啊。俺好不容易做的。

美月担心父亲吃饭问题的时候,自己的肚子也咕噜噜叫了起来。

2018文学周历已在我们微店中上架,

订阅2018《文学报》还有周边赠送福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